公务员资讯您的位置:世纪真荣 > 项目分类 > 公务员 > 公务员资讯 >
“钻山豹”也有“旧居”?
  

湘西有个龙山县,龙山坚称它就是“乌龙山”——《乌龙山剿匪记》不是热播于荧屏吗?所以一条长峡谷,索性挂牌为“乌龙山大峡谷”,所以这里的烟酒,无不打出“乌龙山牌”,便是它的饭庄酒肆,也叫做了“乌龙山寨”,真的有了那么一点“匪气”呢!龙山说半世纪前的“乌龙山匪帮”,就在它的峡谷中,龙山更将20年前那电视剧的主角申军谊住过一宿的招待所,赫然挂出一块招牌——“钻山豹旧居”。

龙山这张牌,显然就是“匪文化”。但打这张牌的,又何止湘西一处?还是去年,远在大西北的吴山景区,就推出了“土匪抢亲”的“旅游热项”,游客诸君,既可扮作抱头鼠窜的“新媳妇”,也可扮成手持驳壳的凶恶土匪——据吴山景区的负责人说,他一直在想,地处偏远的吴山,靠什么特色才能名闻四方近悦远来?终于想明白了,吴山这块地盘,从明清到民国,不是一直出土匪么?不是曾经匪患猖獗么?好,那就将这“土匪文化”定位为景区“特色”,于是来“打造”以土匪为主题的“文化游”。

如果说吴山的打 “匪文化牌”,还有一点“根据”或曰“老底子”的话——它在近现代史上还真是个 “匪窝”——那么龙山的这张“牌”,就属于空穴来风、毫无来由了。“乌龙山”这个地名,本来就是《剿匪记》的作者水运宪“形象思维”之时,天马行空的虚构。须知这是艺术家的创作呀,怎么可以来一一“坐实”呢?但龙山不管,“乌龙山”三个字,龙山占了两个,更不要说土匪这个东西,是多么可以刺激游客、多么可以“拉动旅游”呀!所以连水运宪顺便参观了的一个山洞,导游也当着面说,这就是“榜爷”的故居,当年钻山豹、四丫头他们还经常在这里聚会,所以您看到的摆设,全是实物,珍贵得很呢……而陪同的领导,因为水运宪这个原作者在场,所以“十分尴尬”,然而导游锲而不舍,反而坚称“这作家就是从此地出去的,与榜爷还有血缘关系呢”……

关于龙山的乱打土匪牌,我们说“空穴来风、毫无来由”,其实是不对的。凡“乱打”的牌,其实并不“乱打”,多是有过再三考虑、精心选择的——比如西门庆这个人,本也是子虚乌有的人物、文学创作中的虚构,但是为了一个“西门庆故里”,不是两省三地,硝烟弥漫,吵翻了天吗?你建“金瓶梅文化旅游区”,我搞“西门庆旅游线”,他又要斥资数千万开发“西门庆故里”,一个拉皮条的“王婆茶馆”,不也已经“重修”了好几家?这可不是“空穴来风”呵,一个“淫”字,居然成了一手好牌,一个“反角”,又据说可以引起多少人的兴趣,拉动多少亿的“消费”——这样一看,龙山等地的重拾“匪文化”,就不是“毫无来由”啦。有过土匪的,如吴山,就要“大大开发”,重振“雄风”;没有“乌龙山”的,如龙山,也要生造出来,生生地攀一个“匪亲”,以此为荣,以此为机,似乎总算抓到了一个“生长点”和“增长点”。

近年以来,类似“钻山豹旧居”那样的假货不少。一方面,真的遗迹,如张季鸾的墓地,满目疮痍,一派破败,如齐白石的墓冢,竟成了游人饭客的方便之处;另一方面,蔡京的墓要十倍扩修,张国焘的“故居”,要巨资重修赫然开放,现在又要张扬“匪文化”、大打土匪牌,即便是影踪全无,造,也要造一个“乌龙山匪窝”出来,以便高挂起“钻山豹旧居”的招幌。这一冷一热的“精心选择”,这顾此失彼里头的“价值判断”,恐怕值得我们关注——这哪里仅是一个“借影视热而促销”的商战问题?!凌河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