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解读你的位置:世纪真荣 > 项目分类 > 社会工作者 > 政策解读 >

 社会工作者,是指经专业训练并通过了国家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获得了社工师职业水平证书,能够在社会福利、社会救助、慈善事业、社区建设、精神卫生、残障康复、犯罪预防等领域直接提供社会服务的专业人员。近年来,“社工”这个新职业开始在八闽大地“萌芽”,并悄然走入平常百姓的生活。作为专业人士,他们究竟给你我带来什么?我省社工和社工机构如今的生存状态如何?近日,记者走访了一些社工团体,感受他们成长的“烦恼”。
声音:

他们的专业性毋庸置疑

9日,福州市台江区十三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内欢声笑语阵阵,榕晨社工服务中心的10名社工正以互动魔术、棋牌比赛、养生讲座等活动与20多名老人热烈互动。

乍一看,他们的角色与志愿者无异,但社工林榕玲告诉我们,活动每个环节都是基于老年人年龄结构和特点精心设计的,“比方说互动魔术,不仅能为老人提供娱乐,还能提高他们的关注力,培养老人间互助关系。”

当天的活动是榕晨社工服务中心按计划为十三桥社区提供的居家养老服务项目的一次常规活动,项目从2010年底启动并持续至今,采取政府购买、整笔支付的经费结算方式进行。达成预期目标后,每个社区一次性支付1.5万元的服务费,宣传、场地等实际服务开支另由社区支付。

榕晨社工服务中心于2010年12月在台江区民政局注册,“中心成立以来与社区、医院等机构签订合作协议,向他们提供低偿服务,迈出了市场化的第一步。”机构发起人之一、福建医科大学社工系教师郑立羽说。

目前,榕晨是福州市为数不多的民办社工机构。目前已在台江十三桥和浦东两个试点社区初步建立起“日间照顾+上门服务+休闲交流”的居家养老服务新模式,打破了以往社区居家养老大多只提供餐点的单一模式,在心理抚慰、养生保健、活动开发、生理照顾等方面给予老年人多元服务。

杨尚生和郑成其老人便是项目的受益者。原本素不相识的他们在社工组织的“1家1”小组活动中认识,并在社工指导下成了好友,很快两家也成了好邻里,常相约下棋、散步,端午节还互赠了具有家乡特色的粽子。

“‘1家1’就是通过2个老人结成好友,促进2个家庭结为好邻里,目的是密切城市里高楼大厦中日渐冷漠的邻里关系。”负责该活动的社工肖方栋说,为达到目标,他们在前期通过贴告示、发传单、上门走访等方法招募老人参加,并根据年龄、兴趣、住处、距离等特征进行结对子,成效很显著。

社工给社区带来的变化让十三桥社区副书记李淑钦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她说,社工每项工作都有评估标准,“以前我们开展工作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希望的效果,现在有了专业预案,工作做完都跟想象的差不多。另外,社工还能对我们进行指导,提升我们上门交流的技巧和服务意识,他们的专业性毋庸置疑。”

发展:

初现多元社工服务体系

扎根晋江的致和社工事务所创办人夏晋城,80后法律专业毕业生,全国首批持证上岗的专业社工。学生时代就热衷志愿服务事业的他,毕业后一直致力于社工事业,创办了北京市海淀区社工事业发展中心等机构。去年,他回到家乡,在晋江创办了我省首个社工事务所。目前机构已有16名专业社工,开展了社区居家养老、残疾人婚恋、流动人口督导等多项特色服务。

作为全国社工人才队伍试点市,晋江市民政局在事务所成立后不久便向事务所购买了5个服务岗位,每月每人支付2500元,请事务所协助运作20个已建成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同时督促和指导2011年新建的56个城乡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建站工作。这种“岗位购买”的模式与榕晨初探居家养老业务时采取的“项目购买”模式不同。

此外,与企业“联姻”则是致和在市场中的“另类延伸”。去年6月,晋江内坑湖内村十多家企业自愿出资,向致和社工事务所购买服务。

湖内村是个外来务工人员占绝对多数的村,这让当地的外来工子女管理成了一大社会问题,“以前小孩打架、闹事是常事。”社工进村后,建了服务站,每天下午四点半准时将孩子们接到站里进行辅导,“除了教英语、数学,还有各种手工。”这项服务一直延续至今,在业内口碑甚佳。

“在家长眼中,社工来后,孩子们老实多了。”夏晋城说。而更令他们意外的是,在去年夏天的一场暑期班汇报表演,在社工指导下,孩子们走上舞台,秀起“环保时装”。“没想到女儿有一天会这样自信。”一名女工在演出现场激动万分。

据了解,2007年,我省被纳入民政部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试点,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在搭建社工服务平台方面也给予了支持:福州团市委成立了福州市青少年社工服务中心,依托12355热线平台开展服务;厦门湖里区成立了民办社工机构孵化园,政府对入驻“孵化园”的民办社工机构实行场租、水电费减免等优惠政策……

省民政厅社工办主任徐若兰表示,我省已初步形成了政府牵头,以购买服务的形式扶持多元社工服务体系形成的良好格局。

期待:

破解“困局”需各方合力

“我们担心的是,试点一旦结束,是否还有足够的政府购买项目维持生存。”夏晋城坦言,尽管诸如社会认同度低、活动经费缺乏、行政杂务繁重、社工素质与水平参差不齐等一系列问题困扰着初创期的事务所,但更担忧的则是政府对社工服务重要性的认知度。“尽管去年亏损了十来万元,但欣慰的是事务所正慢慢步入正轨,希望能和越来越多的政府单位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相比于夏晋城谨慎的自信,榕晨创立者们更多的是担忧。据了解,目前榕晨尚未正式签约专职社工,主要力量依旧是社工系的老师和学生。

“不是不动,而是不敢动。”郑立羽坦言,机构成立以来一直是“赔本赚吆喝”,“可以说做得越多,赔钱越多。”但他们也表示,就算是只是“吆喝”,也得赚,“要让社会更了解社工,就要迈出这一步。”

正因项目少、政府投入小,社工待遇低便成了不争的事实。据记者调查,我省社工机构的专业社工月均收入不足2000元,而在广东等省,收入则要高得多。

“社工的了解和认可度有限,市场需求量不大,导致学院这几年一直在为广东培养人才。”福建医科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王卫平教授戏言。谈及广东的社工组织,她表示,“机制健全且报酬高”,由于政府购买服务力度大,且在机构设立的政策上放开,这几年当地的民办社工机构大量诞生,社工人才供不应求。“广东等地的社工机构发展还呈专业化趋势,有辅导自闭症儿童的、有精神康复的、有为残疾人服务的,这与我们培养的医疗社工方向人才十分契合。”

所幸,社工的重要性在我省正通过文件的形式不断明确。如新出台的《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规定,在老年人福利、妇女儿童援助、婚姻家庭等服务机构这些以社会工作服务为主的事业单位,可将“社会工作”明确为“主体专业技术岗位”。同时,学校、医院、人口计生服务机构等,可根据实际需要设置社会工作岗位,并纳入专业技术岗位的管理范围。

业内人士表示,我省在扶持社工机构方面还应该借鉴一些地区好的经验,如香港采取的政府整体拨款供社工机构活动经费的模式;北京有效整合社会募捐、基金会、慈善机构资源,突破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广东在成立社工机构方面已放开需挂靠政府部门的限制等。

民生·盘点

到2015年全省将培养1.5万专业社工

东南网-福建日报7月20日讯(记者 林侃 林蔚) 为培养造就一支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今年5月,我省出台了《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根据意见,到2015年,我省将有1.5万专业社工活跃在各自岗位上,其中中级和高级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分别达到1300人和50人,建成100家公益类社会组织和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

据省民政厅社工办主任徐若兰介绍,自2008年启动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以来,截至去年,我省共有1534人通过考试取得专业资格,“数量虽不多,但他们专业性强,已成为推动我省社工专业化的重要力量,这得益于我省摸索出的‘高校+培训’路子。”目前,我省共有9所高校开设社工专业,每年培养毕业生600多人。2009年起,厦门大学等三所高校开始招收该专业硕士研究生。

另外,2007年以来,厦门湖里区、思明区,福州台江区、长乐市,泉州晋江市还先后被纳入民政部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试点。通过试点,这些地区还孕育出鲲鹏青少年事务中心、榕晨社工服务中心,沁心泉社会工作师事务中心、晋江致和社工事务所等一批社工机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带动我省社工服务市场化。民生·民声

社工的美好时代何时来?

林侃

“婚姻中的你,因柴米油盐、娘家婆家的琐事与爱人吵架,且越闹越僵,家庭社工会在你们之间游说、调解,助你渡过婚姻危机;

婚后一两年,你怀孕了,初为人母让你心生恐惧,医疗社工就会到你床前,在心理层面给你支持和鼓励;

若干年后,你为了青春期的孩子叛逆烦恼不已,青少年社工会在你们之间架设一个沟通的桥梁;

再过数十年,你老了,不想去养老院也不愿去打扰孩子,老年社工会用最人文的关怀、最贴心的照顾,让您的晚年生活无忧……”

倘若生硬的名词解释还是让你对社工这一职业一头雾水,那么,上面这段印在省民政厅社会工作宣传手册上的话,或许会让你开始期待社工的美好时代快点到来。

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社会深刻变革的转型期,青少年心理健康、医患纠纷、空巢老人等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日益凸显,“社工”,作为疏导这些社会问题的“润滑剂”,作用将日益凸显。

尽管如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社工尚属“新兴事物”,他们要“撬”开横亘于彼此之间陌生的墙,尚需时日。

采访中,社工常说,他们被和义工、志愿者、信访员,甚至居委会大妈混为一谈早已习以为常,甚至不少社工专业学生到对口单位实习,常被当作“勤杂工”、“万金油”,难以发挥专业能力和价值。省民政厅社工办主任徐若兰也坦言,在我省,2007年全国城市社工经验交流会在厦门湖里区召开的时候,甚至地市领导都还不太清楚何为社工。

其实,即便在目前社会体系较为健全的广东,也经历了从误解到认识的过程。如深圳富士康事件后,深圳引进专业社工为一些企业员工做心理疏导,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后,不少政府部门才了解到类似于心理疏导和干预等工作,引入专业社工事半功倍。

要迎来社工的美好时代,最重要的还在于政府加大投入。现在我们国家开始倡导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要同步并举,但实际上,政府在社会工作领域的投入的比例还是偏小,这直接导致了政府购买服务的力度不大、招聘社工时的低廉薪资等一系列问题,并成为阻碍社工队伍扩大的瓶颈。

正如致和社工事务所创办人夏晋城所言,社会工作必须在一定的社会福利制度框架下才能进行,社工能够获得的待遇跟一些“吃香”的行业相比,无法相提并论,入行的年轻人更多的要靠执著和热爱坚守这个岗位。也有专家提出,应建立一套与公务员工资体系挂钩或持平的社工薪酬体系,为社工提供合适的报酬,这才是解决社工人才历史问题的根本之策。

在另一层面,在目前社工的行业氛围尚未形成的气候下,即便在将社工人才培养列入试点的地区,也常出现政府购买社工项目在财政拨付环节“难产”的问题。有专家将此归咎为我国福利体系的问题。“这是习惯直接收支、行政性发放的福利体系的弊病,未来如果形成多元、个性化的福利体系,社工的作用将愈发凸显。”徐若兰说。

另外,作为专业技术岗位,在发达国家,社工一般由民间机构主导,而在我国则主要由政府化群众团体如工会、妇联、团委和民政部门在推动这项工作,行政化高于市场化。有关专家呼吁,应放开对提供低偿服务或无偿服务民间社工机构的限制,如在税收政策上予以一定优惠,同时给予一定的补贴、奖励和项目资助。

公共服务,机构运作,政企买单是新时期提升公共服务水平的新趋势。但要建立完善的社工服务体系,依然任重而道远。
在线客服